文化觀察|荷蘭人不是沒禮貌,是沒什麼禮儀

荷蘭人沒有什麼禮儀,不是「沒禮貌」,只是單純沒有過多的禮數和儀式。

通常在商業的信件來往和對話之中,有著國際之間的默契,不過你會發現,在荷蘭人的對話之中,他們不太常說「請」,只是直率地告訴你該怎麼做,給予清楚的說明,但沒有過多的「禮貌性」修飾。像是在路上看到修路的指示,荷蘭文的告示牌會寫:「前方修路,在這裡繞道」,在台灣大家比較習慣的說法是:「前方道路施工,請在此繞道」,而在禮儀至上的國度-日本,告示牌上的字可能比較多:「前方正在施工,麻煩您在這裡繞告,感謝配合。」,旁邊還有一個鞠躬的卡通人物圖案。

只要跟荷蘭人打過交道,不難「領略」他們極度直率的表達方式,討論事情一定是開門見山講重點,要點出問題的時候,也偏好一針見血的痛快,不過當針戳下去的時候,荷蘭人好像眼睛有濾鏡,都不會看到血在哪裡。我曾經目擊過大型噴血現場,一位荷蘭同事正在說明如何寫好一份文件,他先說明文件裡面必須要包含哪些內容,接著指名道姓說:「我用某某某寫的這一份文件作為例子,這就是一個錯誤百出的示範。」當事人在下面,我以為他們可能準備要吵架了,或是早就互看不順眼,但似乎什麼事都沒有發生,他們兩位甚至繼續對話討論,被點名的人也絲毫不在意。雖然在職場上常說「就事論事」,不過在會議之中卻常有人喜歡對號入座,或時不時揣測是不是在說自己,大概只有跟荷蘭人開會的時候,才能真正地暢所欲言,一針不見血。

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