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島必去推薦|Húsavik 賞鯨記,從小房子的海灣航向鯨魚

冰島的Húsavik是個賞鯨小鎮,Húsavik 冰島文的意思是有很多小房子的港灣,從遠方看過去,小鎮的風光還真如其名。我最喜歡的動物就是鯨魚,那是一種舒適、自由自在、沒有拘束的感覺,很希望有一天也能跟著他們優雅在大海裡悠游。當然,跟他們接觸的第一步大概就是搭船去他們的家賞鯨。

第一次賞鯨是在斯里蘭卡,那天早上我們搭上應該是漁船改造的賞鯨木船出海,工作人員先是每個人發了一個三明治和一顆暈船藥,說是外海的風浪會很大。之前到澎湖搭小船就有暈浪的經驗,於是我就乖乖地咬了兩口三明治,吞下粉紅色的藥丸。那是我整個人生之中,最失控的頭暈經驗,暈到我的意志被打敗,很想要馬上跳進海裡,不要繼續在海面上載浮載沉。

延伸閱讀:秒懂!斯里蘭卡這樣玩!

這次去冰島已知要賞鯨,我跑去家附近的藥局,非常認真地研究起暈船藥的差異,後來發現根本大同小異,藥局的藥師大概只想趕快下班,沒有要幫我解答的意思。最後我買了100克的,也就是架上看起來既量最大的。在斯里蘭卡那次之後,其實有點創傷症候群的感覺,對於暈就很敏感,很怕暈到自己無法控制身體的感覺再度襲來。

於是,在冰島賞鯨的那天早上,我讓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出門時間剛剛好,早餐的份量剛剛好,看好車程跟發船時間,大約在出海的前半小時吞下藥局買的暈船藥。但我還是很緊張,緊張我會暈到鯨魚在我眼前卻不能盡情地欣賞(上一次是鯨魚在眼前我盡情地吐)。

北海很冷,賞鯨船發的超厚工作服穿起來沒有溫暖,只是讓你不會失溫。船逐漸航行到外海,我還是不太敢走啊跳啊,吃了暈船藥之後的自己好像分成了前、後兩層,前面這層意識明顯感受到被藥效麻痺,仍可以感知、可以言語,就是反應外界的刺激,但後面那層意識是最真切又最貼近自己的,後面那層意識有在思考,在超越知覺的範圍暈眩。我乖乖地坐在椅子上,望著遠方的大海,等待熟悉的鯨魚輪廓突破海平面。

在導遊用了無數的話語填補空白之後,那撫慰人心的尾巴終於出現了,這大概是一隻正在覓食的大翅鯨。每隻大翅鯨的尾鰭,都有自己獨特的紋路,就像人類的指紋一樣獨一無二。下沉等待、張嘴進食、海面呼吸,一個回合大約十分鐘,在兩三個回合之後,到了我們該返程的時間。雖然我是期待著鯨魚全身都躍出水面,我想看完整的形體,不過人家正在忙著吃午餐,那就這樣吧!我應該還是會再次在哪個天涯見到你的同伴的。

北海的浪是緩慢的大起大落,搖晃的頻率是可以計算出來的,即使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,也知道浪何時上、何時下,我陸地的小腦袋還是被搖成了一坨漿糊。最好的方法是另一種淺度麻醉:睡眠,我閉上眼睛嘗試讓自己進入半夢半醒的狀態,在那裡說不定還可以遇見鯨魚一回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