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極故事|阿比斯庫冰封大地,極圈初體驗

從小到大都生長在熱帶島嶼的我,在出發之前也當然想像過,那麼冷的極圈內,天氣會是怎麼樣寒冷。收行李時,我的厚衣服就這樣一件又一件地丟進行李箱,想說…既然我們沒有專業的雪地裝備,至少衣服可以多穿幾件。還曾想像過,自己把打包的衣服全部穿上身,勇敢地打開門、走進白色雪地的帥氣身影。

想像畫面有一百零一種,實際體驗:零,我對極地的冰天雪地仍留於想像。

中午 12:40 分的飛機,從斯德哥爾摩起飛,飛行時間大約只需兩個小時,感覺就像是睡個午覺就到了。在斯德哥爾摩已經有經歷過幾天下雪的天氣,就像是北極行前訓練。剛起飛時,從飛機上俯瞰大地,有許多森林和白白結冰的一片,還想著~田地、空地都凍成這樣了,農夫大概也不用工作了吧!

挪威航空機艙裡的燈光是經典的紅色,我就在這燈光之中睡起午覺,直到機長再次報告的聲音喚醒我,機長依照慣例報告飛行高度、當地時間和當地氣溫,說到氣溫時還特別說 it’s pretty cold out there. 反正我心裡已經準備好零下二、三十度了,聽了聽也就過了。

飛機開始下降,窗戶外的景色已是全白一片,不論是森林、湖泊還是山丘,全部被白色的雪給覆蓋,接著開始看見小盒子出現在白色大地上,飛機開始降落。

降落之後,我以為還會先到機場領個行李,打理一下,全副武裝迎接寒冷,沒想到完全沒有任何緩衝,走出機門之後,就直接下階梯到白色雪地,再自己走進機場裡,正面迎接地面溫度 -18 度,此時只剩下興奮,什麼冷啊冰啊的早就拋諸腦後,好像飛機上的大家也都是這樣子。

於是乎,我就踏在位於極圈內的 Kinura 機場。

搭車繼續深入北極圈,明明才不到三點,夕陽卻正在西下,我就又在搖晃的車上睡了第二次午覺,醒來時也不過四點,四周卻比黑夜還要黑,一副要上床睡覺的模樣。進到住宿的地方,安頓好行李再打滾一下,準備出門走走。

北極圈的雪,幾乎不會融化,他落下來是什麼模樣,就會一直保留那個型態。這裡的雪就像是細細的糖粉一下,但是為什麼被稱為 snow powder – 雪粉,抓起一把雪灑在空中,絲毫沒有份量。雪粉的質量輕到風一吹,就像沙子一樣揚起,所以只要一刮起風,風吹雪就好像在下雪。

傍晚的極地,天色全黑,陽光殘留下來的溫度已完全被冰冷吞沒,走在雪地上,末梢神經很快就沒有知覺。我只好不斷狂奔或大跳,讓心臟跳動快一點,把血液送到沒有溫度的地方去,聽起來好像廢話,但是,在北極雪地裡,保暖真的很重要!

夜很長,有人全備武裝出門,而民宿的交誼廳成為黑夜裡最舒適的角落。員工與旅客一起玩桌遊,度過漫漫長夜。然後明天天一亮,就要快點出門,把握天亮的時間去探索這片冰封大地,其實也沒算什麼日出和日落的時間。陽光在冬天其實沒有真正落在 Abisko 的雪地上,因為地形的關係,只是照在山頭的另外一邊,而白白一片的雪地將陽光在反射來這一側,那種亮度的陽光,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奇幻之感。北歐人大概就是看著這種魔幻之光,想像出那麼多的北歐神話吧!

阿比斯庫位置雖然較北,但溫度卻比 Kinura 還要溫暖,主要是因為有一片大湖泊,雖然湖泊也被冰封了,但仍有調節溫度的功能。可以想像這裡的夏天一定會是很美的一片景象。冬季來到這裡的我,只能站在湖泊之上,想像著冰層之下的魚兒們,是怎麼度過冬天的。站在北極圈之內過冬,也是我人生的頭一遭。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